四川省地矿局、区调队、川地区调队、矿产勘查、测绘、地质公园、国土科技、地灾
区调新闻 news
当前位置:区调新闻 > 工作动态> 行走云端
行走云端
返回列表
    题记  公元2017年8月19日至9月1日,我有幸陪64岁的徐志明先生检查指导工作,登上海拔5720米喀喇昆仑山脉,行走于高山云端间,感怀先生对地质的挚爱,也感怀一群区调人无畏艰辛为祖国寻求矿产宝藏奋斗于高山之巅。

见高原红

    高原红已渲染了他们的脸颊,血丝在龟裂般的鼻尖游走,头发也长了许多。这是我离开高原一个月后,再次相见的他们,确切的说,是再次见到他们拥有的那张具有创意的脸,一张张双颊红得像两朵大红花的藏族姑娘的脸。这是长期高原生活在阳光下的副产品,自然免费馈赠的。


    曾经这样的高原红我也拥有过,每年这个时分也都见过。


    这里的海拔5400米以上,喀喇昆仑腹地。


    四手相握,双臂相拥,一切情谊尽在不言中。


    这就是我们的兄弟,长期生活在高原阳光下的兄弟,他们的名字分别为冯邦国、林鑫、王仕海、王若飞、秦广弟、田仕明、魏在冉、赵大朋。


    这画面,是这次我陪徐老总见到的,鲜活。


64岁生日


    徐老总,吾辈们对他的尊称。

    姓名:徐志明;

    别称:二哥,无考证,同辈们的称呼;

    外貌特征:黝黑,清瘦,墨发

    职称:教授级高级工程师;

    重要贡献:白玉县孔马寺大型汞矿、白玉县邦邦中型汞矿、白玉县呷依穷中型银多金属矿、西藏洛隆县俄龙呷汞砷锑矿床、木里县梭罗沟金矿等数十个矿床;

    突出成就:木里县梭罗沟金矿,他的第一个“儿子”;

    获奖情况:国土资源部科技进步二等奖,排名第一;

    荣誉称号:最美地质人;

    最割舍不掉的情结:区调队;
    最得意作品:女儿;
    愿景:再生一个“儿子”。


征程(219国道)


    在这里,对一位“年青”老者的介绍很简略,翻开他阅矿无数的人生书写叁伍仟字,感觉意犹未尽。关于他人他事,如果你更想了解,请直接联系他本人,点上一支香烟,在云雾中听他慢慢细说,或请利用百度,输入他的名字查询,定会再现他的荣光。



    在我和徐老总走向世界屋脊之前,落榻之地为叶城。


    晚餐是从接到一位友人电话开始的。


    电话传来,今天是徐老总的生日,64岁的生日。


    没有饮酒习惯的徐老总,觥筹交错间小酌了一杯啤酒,黝黑的面庞泛起了少许红色。沟壑般的皱纹,隐忍着多少笑容,不经意间露出智慧力量。


    幼年欢愉时光,童年嬉戏玩伴,做过回乡知青,参加恢复高考,加入地质找矿,抱新娘、育千金,话音洪亮,言语风趣质朴,幅幅画卷串联了整个徐老总的苦乐人生。


    人生话题未了,地质生活接踵而至,是关于梭罗沟金矿。


    二次资料开发,徐老总发现前人采集的一块标本有金矿化显示,就这一不经意间发现开始了梭罗沟找矿序曲,也拉开了梭罗沟金矿的神秘面纱,历数年艰辛,查明远景资源量可望达百吨以上,为一特大型岩金矿,矿床潜在经济价值达数百亿元,期间折腾的人与事繁多,现在说起却从容淡然。


    不得不提的是,他第一次上梭罗沟,就偶遇团雾,驻足立马之地就是前人采集金矿化标本之处,泯泯天意留给了有缘人,留给早为找矿准备充分的人。


    浓墨重彩的一笔还有德工牛场金矿,一个斑岩型矿床地。


    这一餐说了许多,话到动容之处,泪光闪闪。


    女儿过年送他的手机,始终在他有些粗糙的手掌里,轻柔的目光片刻不曾远离。


    没有鲜花,没有蛋糕,我们还分享了原本只属于他的寿面,徐老总的64大寿就与一群搞地质的后生小辈畅谈中安然度过。


目的地妆容

    按徐老总的话,这次喀喇昆仑之行,是他夙愿。


    此前多次因为考虑海拔过高而未成行。


    此行的目的地,地处喀拉昆仑山脉,平均海拔高度5400-5900m,有团结峰、化石山两个工作区,勘寻金、铅、锌矿。经多年勘查,存疑之处需专家指导,机缘巧合成就此行。

化石山尊容(海拔5700米)



    目的地气候属大陆性高山气候,气温常年寒冷,昼夜温差大,即使是夏季,早晚依然结冰。如果你能在某些河谷地段发现了成片的高寒牧草在生长,你一定要拿出相机,与他合影留念,因为错过了可能真的就错过了,留给自己的只是那抹记忆的绿色。有灵气的羚羊、狐狸、狼、野毛驴、老鹰、乌鸦,倒是随时可以出现在你秋水般的眼睛里。


    空气稀薄,方圆数百千米内为了无人烟,物资靠叶城县补给,运距达821千米。


    多年来的夏季,我的小伙伴就在这里生活与工作,面对群山沟壑,挥汗洒血,书写着无怨的地质人生。


    这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,素面朝天,等着妆伴。


    目标在前,箭入弦,蓄势待发。


跨越

    我们的征程沿着219国道出发。219国道又称新藏线,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、道路最险和环境最恶劣的高原公路。“行车新藏线,不亚蜀道难。库地大坂险,犹似鬼门关;麻扎大坂尖,陡升五千三;黑卡大坂旋,九十九道湾;界山大坂弯,伸手可摸天……”,是新藏线艰险的真实写照。

槽探施工(海拔5720米)



    零公里,219国道起点,沐浴了阳光,看遍崇山峻岭,我们来到了美丽的红柳滩。这里红柳数丛。短暂休息,团结峰勘查区是我们的第一站。


    团结峰海拔6644米,巍峨矗立,在他的脚下,有一条宽阔的大河——喀拉喀什河,我们矿产勘查基地的名字源于该山峰。


    徐老总在海拔5400米的矿区,从容越过,气色不改。


行走云端

    化石山,顾名思义,因岩石中随处可见化石而得名。其内含金属矿产,是小伙伴们2012年区调工作发现的,也是从那个时候,他们恋上了这片高原,为查明百万年前躺在这里宝藏,洒下无数汗水。


    就在今天,我和可敬的徐老总将踏上这片热土,试着揭秘昆仑面纱。


指导(海拔5720米)



    8点,天公眷顾,睛空万里,车辆沿蜿蜒的边防公路急速行驶。皑皑冰川,湛蓝湖泊,尽收眼底,驻足而迎接你的还有成群的藏羚羊,窒息的美,留恋忘返。


    5小时30分后,经过漫长的跋山涉水,越过一片泥泞河谷后,我们见到了一片帐篷,那是小伙伴们临时栖息地。


    一句句深切的问候,一声声动容的安慰,撩动着心弦,欢悦的泪水已是扑满脸颊。雨果说过“微笑就是阳光,它能消除人们脸上的冬色”,此情此景俨然成了喀喇昆仑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至今依然萦绕心间。


    徐老总黝黑脸庞间依然透露着笑容,似稀薄的氧气能充分满足他身体的需求,没有任何不适的表现。


    午餐丰盛,是有些“奢侈”的三菜一汤,海拔5400米,小伙伴们起早贪黑的矿产勘查工作就从这里开始,这里就是他们的“家”。


    鲁迅先生曾说: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通往勘查施工现场的路,就是小伙伴们一脚一脚走出来的,在原本荒芜的高山之上。车辆爬行了几个曲折的陡坡以后,在峻峭的山坡脚下停了下来,迎接我们的是一台雄壮无比的470挖掘机,伴着轰鸣的马达声,将我们带入了云端。


    5720米,薄云在山端缭绕,这里有小伙伴们为寻找矿产而施工的探槽。


    这位64岁的老者,脸色略青,嘴唇乌紫,可怕的高原反应还是来了,然而,徐老总没有声张。


    在听完小伙伴们简略介绍后,一边与小伙伴们讨论着,一边在探槽中来回仔细探寻着,双手紧握钉锤,不时在探槽中击打,用放大镜屏气凝息观察。他驻足远观时,矿体受控地质条件已了然于胸。


    蚀变带、矿(化)体、走向、倾向、含矿地层、赋矿岩石,原本晦涩的专业术语,由他娓娓道来,变得那么通俗易懂,我与小伙伴们体会到了找矿的真谛,看到了矿床的远景,一脸幸福。


    不知觉间,2个小时过去了,在我与小伙伴的不断提醒下,徐老总才意犹未尽地缓步离开。


    再回头时,已在云端。


    归程,徐老总受高原缺氧的影响,有些头痛,同行者也相继出现不同的高原反应,幸无大碍。


后记

    我对徐老总说:“这是你最后一次上5720米,以后不要再有了。”


    他说:“如果有机会,我再试试5800米。”

    ……。


    在离开喀喇昆仑后,徐老总又奔赴在西藏的某处高原上。


    窗外夜色正浓,我的小伙伴们在喀啦喀什河畔,在秋风瑟瑟的高原之上,悄然进入梦境;不知我们的徐老总是否也已安然入睡?。


    天佑小伙伴,天佑徐老总,天佑每一位地质人。



2017年9月4日
魏永峰草于叶城石榴宾馆

发布时间: 2017-09-22      浏览次数:349       新闻来源:川地区调队       作者:魏永峰 上一篇 下一篇
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,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,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!!